延續上一篇中大一隅 : 春 (輯一),本篇輯二再與你分享其他角落幻化出的百變風情。有中正圖書館的希臘式和諧,也有校園黑夜中中充斥著華美姣麗的光韻,還有上一次意猶未盡的「內厝里」夕景,花些小小時間沉浸在眼所見、筆所寫、心所感的「中大一隅」吧!   

nEO_IMG_IMG20180311170914.jpg

傍晚的陽光盡情奔灑在如茵的草地上。

三月四號 :  向晚燈長

一路散步,從男九舍回後門小窩的方向。今晚的街燈各個都拉長了自己的美艷,調著一混難以言喻的情調。

走至舊圖前,襯著灰藍霞光的天空,左方百花川堆疊出一排高聳的松樹,構成一抹茂密的漆黑;右邊則是向畫面中心漸趨收斂的舊圖白柱,很巧妙又曖昧地將泛著暗藍的穹頂切成一等邊勻稱的三角;館前高懸的燈光有些喧賓奪主,光源的中心縱切出兩道狹長交錯的光刀,我找不到適切的文字明白我的感觸。

往百花川、宵夜街的路上,依舊是此類不明不白的詭奇光線在旁穿梭,一抹一道分享著眼前的黑夜。

nEO_IMG_IMG20180304182343.jpg

走在舊圖與圖書館之間,我特愛這兩者的對比。

nEO_IMG_IMG20180304182542.jpg

天空是奇異的暗藍,舊圖前高掛著喧賓奪主的街燈。

nEO_IMG_IMG20180304182927.jpg

一抹一道的狹光銳利刻畫著柔和的向晚街道。

三月七號   :   雨後夜裏的溫柔

雨水沾濕了大地的衣襟,黑幕中點亮了些窗口,沿路微微下坡延伸至遊藝館前方,散灑的路燈頂了一盞盞小巧的黃光。走回後門的途中,百花川口,宵夜街斜坡,後門全家的沿街,不論光線是細緻的一抹一撇,還是一串綿延的光珠,他們對今天濕冷的中央,都圍上了一種心有靈犀的溫柔。

nEO_IMG_IMG20180307200855.jpg

遊藝館前的隨意,幾格窗,幾盞燈,幾些人。

nEO_IMG_IMG20180307201306.jpg

百花川,灑落在木欄杆上的金燦是屬於它永恆的浪漫。

nEO_IMG_IMG20180307201924.jpg

有時獨愛這一條後門通宵夜街的街道,一串星茫沿路點綴。

三月十一號   :   剎那傾心

今天,晴天,是晴天呀!

強調晴天,是因為與幾個小時前的心境,是那麼強烈的對比。

前天得知Nsr的估價單拿不回來了,車禍賠償請求怎麼辦呢…;昨晚,則呆躺在一片血泊中,衣服和枕頭沾滿血水和血塊。這兩件我現在輕描淡寫的敘述,掩飾了許多道不盡的辛酸無奈,但也使得我更珍惜當下的風光。

淡金色的陽光慈愛地照耀著它的溫暖,是個可以有時愜意闔上幾下眼睛,嘴上輕哼幾句歌詞,讓我頂著這復古的郭富城頭迎風瀟灑的初春。「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是眼前一片最貼切的註解,花草樹木盎然,欣欣向榮地沐浴在煦光之中,這是中央在我眼裡最秀媚的春。

從後門一路走過荷花池,往南九舍過去;之後,漫步原路折返。先是在行政大樓前閒晃,接續又往國際宿舍後方那一片隆起的台地循了上去,在那裏發現了今天最耀眼的大自然地景藝術,最後才沿荷花池回到宿舍。簡單來說,就只是倒個垃圾而已…。

由圖書館至行政大樓的那一排龍柏,賞心悅目。成列的低矮柏樹頂著修剪整齊的圓頂,一球一球托在手上,像極了童話故事森林中那一種給孩子親和力又不失神秘色彩的樹兒,也不經意地勾出了些許童年回憶…。

不一會,我決定踏上國際宿舍後邊那個我鮮少上去逗留的草地。一跨入,才驚覺這寬闊的靜僻是一種無聲無息的偶遇,恰好習習春風吹拂上一陣淡淡的青草味,撥開了巨大榕樹陳年的髮鬚,交錯的樹叢,錯縱的枝葉;搖曳間,在縫隙中聚焦了那一顆普照的午後春陽,但又光線四射,將好似造物主一般的偌大星芒綻放在眼前茵茵的綠草地上。

腳步漸移,陽光更是雀躍如喜幻化出深淺不一、濃淡有致的自己,如孩子初次拿著五彩繽紛的蠟筆,在仍然可以是一張空白的圖紙上,隨心所欲地天馬行空,揮灑自己真心相信的大地和天堂。

不須顧慮,也無需多言,只是用蒼天賜予的一切,以最純樸的心,盡興地揮霍自己。

不為什麼,只因你是單純的孩子,是造物主的恩寵。然而,那個曾經的孩子,如今只是靜守一旁看著光影的魔術在眼前群起幻變又最終幻滅。

nEO_IMG_IMG20180311165134.jpg

一片春風明媚,陽光普照。

nEO_IMG_IMG20180311170453.jpg

黃綠青翠的草地滋養著地科院旁高立的松樹群。

nEO_IMG_IMG20180311170522.jpg

與行政大樓側面相隔一道的一排圓頂龍柏,頂著許多童年記憶的純真故事。

nEO_IMG_IMG20180311170859.jpg

來到國際宿舍旁的台地上,下午的陽光輕輕拂過終老的榕樹,鋪灑上了一個金黃的星茫。

nEO_IMG_IMG20180311170914.jpg

些會,漸移的光影與我,邂逅了讓彼此傾心的一幕。

nEO_IMG_IMG20180311170940.jpg

對映著一棵以一種奇詭的翹曲而展姿的老榕樹,一張木長椅悠悠迎望斜陽。

三月十四號   :   春櫻下的往事

禮拜三後的中午總必須要在校園中尋覓一個棲身的角落,午休片刻,為的是下午最後的大四必修。

十四號的响午,我在鴻經館前赫然發現了曾經充滿回憶的小天地,大一都是在這裡修微積分,同時也是我和前女友相識的舊地。

三月,是櫻花的季節,卻也是個濛濛春天中回喚往事的時節。簇簇繁茂、彼此爭豔的淡粉紅櫻花,在此毫無掩飾的燦放。我一人獨獨靜坐在樹下的長椅上,此刻的我,又在想些什麼呢?

與其說我在想什麼,不如說是「什麼」找上了我。三年前歷歷在目的情愫也曾經依循四季,許諾於春櫻樹下,在那個情花綻放的季節滋長發芽。那時的春天,那般的溫柔,那年那時,不再回來。

我,只任回憶的春風撫過當下的盛櫻,幾些零落花瓣隨風,幾多淡然惆悵隨緣。

「秋來也秋去,我似秋空虛」一句源自於葉蒨文的一首粵語經典「秋去秋來」,不知為何,眼前團團簇擁的山櫻花,在微微送暖的風中,卻隱約襲來一陣去年秋時離別的氣息。或許,是那些秋風秋葉的蕭瑟記憶,依舊埋落在一片如花似錦的春天泥土裏吧!

一起唱過的「春泥」又不知不覺在耳邊幽微地響起…。

nEO_IMG_IMG20180314125251.jpg

在一片遮天蔽日的風鈴木和阿勃勒中,團團簇擁的櫻花顯得更為燦爛。

nEO_IMG_IMG20180314125343.jpg

從外頭鴻經館前廣場橫影的櫻木。

三月十七號   :   光影舊圖

週六晚上八點多,散步校園中,無端端走進了中正圖書館,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舊圖」。

我徘迴在舊圖,很巧妙的一個視角,很微妙的一個心境,對稱的雅典式建築,排排白色的支柱間,引領我往長廊另一端縮狹的盡頭投射過去。

外頭的路燈是夜裏的魔術師,一盞孤伶的暖黃光,竟在我面前不動聲色的古雅建築上,肆無忌憚地操弄光線,在舊圖本身的蒼白上,將光與顏色做了最曼妙的交疊渲染。

四個面向的矩形混著各自本身的色調,往遠端和諧地延伸消逝。左方是墨綠色的垂直長條細柱並排成列,其上的幾座本應礙眼的冷氣機在此刻卻猶如浮出牆面的前衛藝術品,映著些微的淡淡黃光,各自獨樹一幟卻又不失秩序鑲嵌於牆上。

上方的天花板則以左牆幾條細長柱為一輪,橫梗出了視覺上漸趨層疊的十餘列,一列一列間又形成了一個一個的方正,再次往彼端鋪蓋過去。

接續,上方的十餘列,又倏然向右急轉扎根了數十支白柱對外,潔白典樸的「飾條」閃耀著混合黃光的漸層。

最後,依稀透裏的燈光交錯出一道道光線,在走廊上輕巧地鋪上了一層溫柔,一抹斜切的光在我足下娓娓收斂。

舊圖,一派單調的線條和方正之中,在自然夜景下的光影遊戲,竟是如此令人如癡如醉,我站在原地,久久未能離去。

這是夜晚的舊圖!

nEO_IMG_IMG20180317204831.jpg

一種夜晚裏獨有的曼妙迴盪在舊圖的長廊之間。

三月二十二號   :   明媚中正

豁然開朗的周四清晨,百花川旁一襲翠綠的地毯朝氣蓬勃地舒展,猶如老友一般知心的松樹又是任風隨意輕拂,颯颯地擺著枝葉與我彼此寒暄問早。

我往圖書館方向蹦蹦跳跳過了去,腦中想著今天傍晚要回家,腳步就輕快雀躍在斑駁的棧道上,足下也隨性的奏出了一曲「咿咿呀呀」的晨操曲。(百花川木棧道是該整修一下了)

前幾天,上一篇十七號晚上的舊圖一角。今早,我又留了些神駐足一會。

可今天不是夜裏動情的路燈映照,而是朝陽眷顧的一片勃然生機,一道道井然有序的斜射,與一柱柱成列的陰影共譜成一地的交錯和諧。長廊四方的條柱狀牆面,依循各自的色澤與排列,雄偉地往我這邊擴散;同時,又往遠方溫和延伸至底,形成一道好似通往「真理」的聖門,就對上了現在的「總圖書館」。

這一幕,明朗的一早,豁然的一剎那。

nEO_IMG_IMG20180322081920.jpg

百花川棧道上,隨著腳步「咿呀」作響的輕快透露著我心裏的期待。

nEO_IMG_IMG20180322082416.jpg

四面的柱子們和諧地共同延伸出一道長廊,朝陽穿過柱間落得井井有條

nEO_IMG_IMG20180329082855.jpg

舊圖與著名的風向儀(側面)。

nEO_IMG_IMG20180329082818.jpg

舊圖與著名的風向儀(正面)。

三月二十七號   :   窗格點點

在宿舍小窩,七樓到了,我走出電梯,往靜夜下的頂樓平台跨了過去。

晚風寒意不減,椅著陽台望外。兩面夜晚風情,窗格點點、燈火重重,一斜一橫一遠矗共構的一幅藝術赫然於前。

 

些許前塵,些許往事 / 

曲婉婷的「我的歌聲裏」的歌聲中,聽見了  /

吳思賢的「 『最好的...?』Don't Cry」的最好,恰似最好的 /

李玉剛的「剛好遇見你」的剛好,讓我遇上了妳   /

我的歌聲裏,剛好,遇見了曾經 最好的妳  /

 

nEO_IMG_IMG20180327211135.jpg

一斜一橫一遠矗。

nEO_IMG_IMG20180327211244.jpg

一個個通明的窗格,一扇扇緊掩的心扉。

三月三十一號   :   雋永亙古

月底,我再次靜心地走訪上一篇(輯一)提及的「內厝里」。一樣是下午,卻增添了幾分心裏獨白的味道。

內厝里,縱橫連延的電線在我拍下的畫面中穿梭,詫異詭譎的苦楝是永不下台的主角,四處圈地的水田埤塘悄悄無聲泛著片片粼粼,沿著水邊走出一道逶迤的是鄉間純樸的小路,最後則是遙遠的夕陽染彩了那一片天空。

我只是枯然地一直步行,心中沒有太多的雜質。時間如倒置的沙漏滴漏著我不斷沉澱的思緒,形塑往事的砂礫,隨著恍惚間流逝的光陰向下延續,在沙漏底處成丘成塔。此時,我只是滾滾風塵中渺小的一粒砂,漫無目的,隨風飄散在這廣邈的萬千俗世。

nEO_IMG_IMG20180331170928.jpg

內厝五路路口,兩旁襯對著高級住宅。

nEO_IMG_IMG20180331171626.jpg

走了一段後回望,恰見這麼一棵枝展詭譎的枯萎苦楝。

nEO_IMG_IMG20180331172242.jpg

埤塘泛著細細的波紋,幾枝枯木橫梗岸旁,只差沒有一隻等候其上的夜鷺。

nEO_IMG_IMG20180331172257.jpg

我慢慢轉向,夕陽渲染又紛歧出一片藍與橙,又在暗紋粼粼的水面上劈出一刀炙熱的鋒利。

nEO_IMG_IMG20180331172713.jpg

鄉間路 : 無盡走,無盡綿延,無盡又無盡。

nEO_IMG_IMG20180331172441.jpg

無心的一張瑰寶 : 心中嚮往的一幅浪漫淒美,一席好似宇宙般獨有的雋永亙古。

總結名

寫「中大一隅」除了是我的生活紀錄,最重要的還是希望能夠讓讀者別出新栽,對於周遭的一草一木,一人一事,以「心」去深刻感受,去發現生活中常常被忽略的美。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每」--彰化高中美術老師 吳府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文章區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