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纏身的那種身心俱疲與心力交瘁,是我大學四年中相當難忘的經驗。本以為上次在年節開刀後的腸胃炎是最後一次的「大病」,殊不知現在的我又身陷泥淖之中,我在無助的動彈不得中苦苦哀求。

或許這次只是一個普通的感冒,但它已使我的身體潰不成軍,近一周的纏鬥與折磨真的常常只差最後一厘就讓我想放棄這從小到大久病不易癒的短暫人生。

現在的我,勉勉強強可以完整地記錄我近期破病在床的心緒。

IMG20180723155943.jpg

有時在一場苦難中的病,就像是這張在忘憂森林拍下的照片一樣,周遭是一片詭異的枯木與森林,我僅能在層層迷霧中仰望,期盼霧散迎來曙光的那一刻!

小感冒大作戰

7/20(五)回彰化不久,隔天一早即發覺咽喉處相當乾燥不適,於是適時補充水分及維他命C,但接下來的幾日只見其漸趨惡化,又因為7/22~24三日已經與摯友相約出遊,是退不得的。因此這幾天幾乎都是靠著女友、普拿疼和意志力的支撐才走過來的。

印象最深刻的一件是發生在7/22(日),當時我與女友妙妙決定先去一趟合歡山,帶她上山看看風景順便避避暑。本想說等下山再買普拿疼應該不遲,偏偏沿路被一堆時速二十的烏龜車徘徊佔據,到達武嶺時已經頭痛發作。休息一陣,在3158咖啡買了點粽子和包子後,餐畢便準備回埔里,殊不知等著我的是一段如煉獄般的試煉。

在開車緩下的過程中,自己似乎能感受到腦內有一只修練百年的邪魔,外表幾乎毫無跡象,但他走火入魔般的印記已經浮烙在我靈魂的面孔上,好像火影忍者中佐助的咒印。那火一般灼熱的恐懼、憤世嫉俗與焦慮都紋在其上,然後一股魔性的箝制力緊緊逼迫在我的眉目以及前額,我根本無法有任何的思考。

沿路下山的走走停停,頭殼內翻來覆去的痛不欲生以及下山後一陣止不住衝上口鼻的嘔吐更是幾乎快撕裂了我。只能依著平時熟稔的操駕與拚死搏鬥的精神,最後一路攻下山,找到埔里市區中的一家藥局,才算是這恐怖經驗的短暫結束。

等二十四號旅遊結束後,不服成藥回家的隔天,先是持續不段的口乾舌燥,接著透明的黏稠「泉水」從兩側鼻孔源源不絕地湧出,時不時一陣七級陣風般的噴涕呼嘯而過,跟隨其後的便是十五分鐘的頭暈目眩和偏頭痛;二十六號則更為加劇,那股魔性的力量又再度霸佔了我的身心靈,最後,我僅能在書桌前渙散以及在床榻上癱軟,我不知向誰訴苦,我不知跪求於何人,我更不明白一切因果為何待我如此?

追根究柢 : 自律其實是兩面刃

自律與意志力一直是我引以為傲的兩件事,卻也是一切病因的源頭。

我是個,就算有髕骨軟化症與貧血也能夠在僅僅兩個月不到的慢跑集訓後,第一次就背著17公斤的裝備一天連走十幾個鐘頭的登山新手,更別提馬武霸上志嘉陽大山那中後段的探勘路線,我居然有能力在高山的夜晚攻克!

但也是個,拄著兩支登山杖下山兩小時就因為膝蓋承受不住而忍不住噴淚的年輕人,可是被一旁的老伯嘲笑了一番呢。

我是個,自律性極高的學生,在幾乎沒有學校課業壓力的日子裏,我能夠至始至終維持每周一篇散文的創作,維持每日艱深的經濟學人的閱讀、BBC 20分鐘的新聞與甩手操,維持每周兩次的游泳...等,在一般人一旦閒下來就會失控頹廢的日子裏,我沒有。

但也是個,很容易拜倒在心愛女人石榴裙下的男人。

慢慢得,我發現看似自律的生活其實是個極端的投影。我是極端的,我一直都知道。而極端不是自然之道,也致使我身心失衡,心一旦不靜,身也會隨之影響。

現實面來看,睡眠中難以停下來的思考造成了混沌,使我的早睡早起前功盡棄,這擾動了我的心;挑戰極限而致的運動傷害葬送了持續有氧運動可以帶來的心肺能力,這摧毀了我的身體。最終,我無法擁有跟同儕一樣的身心健康。

而逐漸下滑的身體素質,造就了一連串的「不能」。

我的紀律使我無法承受熬夜的代價。不論我多晚就寢,我一定會在那「被潛意識視為罪不可赦」的早上八點前起床,從出生至今幾乎沒有例外。長久下來,彈性不夠大的「規律作息」,我的身體自是受不了的。

於是,我不能跟著機研社騎車夜跑山路,因為我的眼睛在沒有夜燈的山路什麼都看不到;我無法做以往熱愛的重量訓練,因為我過於倔強的意志力以及不夠勇健的心肺能力讓我極度容易突破身體極限而受傷或體力超支;一旦感冒,我無法像常人一樣兩三天就自動痊癒;當然,我更不如普遍年輕人可以夜夜笙歌、飲酒作樂,甚至有些人能夠一夜三次或多次的戰績,這部分我就更難以啟齒了。

健康是「養心為基礎,養身來建築」

目前,我努力找尋這一切的根源和長久的養生之道。雖然不是百分百的確切,但起碼也有輪廓了。而其中影響最大我想還是我的「心」吧!

境由心生,一切的一切都是從心而起。

倘若,長期負能量過多,像是過度拘謹、憂國憂民憂柴憂米、暴躁易怒、草木皆兵…等,那失去的不只是一個人的笑容,更會腐蝕他的健康。

而在尋訪名醫、求助於宗教或者參與工作坊的過程中,我慢慢發現,再多的補品、再精湛的醫術、再高深的道理,如果在日常起居的身心面找不到那份「寧靜」,那最終不論客觀條件的數據有多健康,一個人終究是生病的。

許多婦女朋友們,菸、酒、檳榔絲毫不沾,天天低糖低熱量、少鹽少油的養生蔬食在照料三餐過活,但最終還是病痛不離身,追根究柢依舊是「心情」的問題,正如我家老二常說的「人爽身體勇!」

各種長期心情或短期情緒影響健康的研究都有相對應的證據,讀者若有興趣不仿可以Google一下相關的資料唷。

所以,以「養心」為一切的基礎,然後才在其上建築所謂的「養身」,我想會是比較不本末倒置的做法吧!

實際作為呢? 就是先懷著一顆平靜的心,接著再輔以養身的甩手操、敲膽經、安穩的早睡早起、持之以恆的每周三三三有氧運動、一如往常三餐營養充足的便當…等,大概如此為之,在配合中醫的調理,我想也是我現有唯一的解方了吧。

省思

一次小小感冒帶來的強烈感受,又再再淬鍊了我的價值觀。

在病痛中,往往人們會愈看愈透徹。那些繁華、那些名利、那些情慾在幾乎崩潰的身心面前幾乎是毫無意義也不值得眷戀的。當你被命運囚困在病榻上時,你只會希望兩件事:第一件就是能夠過關,另一件就是有人陪伴。

第一件事,你會希望這一切是你能夠去面對、處理、接受與放下的。鼓起勇氣是成功的第一步,接著去思考要如何處理,再來則是在盡了人事的後半段:接受與放下,也就是「隨緣」的開始。正所謂「命裡有時終需有,命理無時莫強求」,最後這兩個階段必須要能夠在心中持有這樣的信念,才讓我們能夠以一顆「無常」的心去面對這世界的起起伏伏。

而第二件事就是希望我們生病無助時,有人能夠在一旁,為我們打理一切。因為我在這四年不論大小病都曾經讓我苦得幾乎無法自主,所以我非常能夠體悟那種極度痛苦的絕望。

而此時,唯有那幾個最真心的家人或摯友才可能會在一旁悉心照料或者在百忙中不時抽空照顧。我想說的是,在一般必要的社交之外,好好經營自己最深層的人際圈吧!

以上這些道理,我想每個人或許都聽過,但卻很少親身「驗證」過。而我「有幸」剛好在年輕的時候因為體弱而在小病中體驗過那種老年大病才有的痛苦,也在此做一個本次的紀錄和心得的分享。當然不是要大家刻意去體會,只是生老病死難免的人生,我們終究會遇上的,只期望當我們遇上時,有那份智慧去領悟與感受。

現在,我衷心感謝在我身旁的家人、好友以及蔭護著我們的神祇。

P.S.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去看西醫,吃了藥就水到渠成耶,為何不去?那以下是我的回覆。

一般的耳鼻喉科診所,多數的處方籤都只是症狀緩解,讓病人容易休息,利用免疫系統去對抗病毒而已。除非是專制某種病毒或細菌的藥物,否則我並不適合西醫。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現在的免疫力是那種就算睡好個幾天依舊不夠作戰的狀態,早已衰退到一感冒就潰堤的程度。只有中醫治根的藥物能夠協助提升身體的抗戰素質,盡早驅除最根本的病毒或寒氣,所以我會盡量去找適合我的中醫來幫我,而非單純開成藥的診所!

 

九零

2018.8.1 PM 6:1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文章區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