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有關「兄弟情義和男女情愛」的故事。

壟罩在本片迥異的藍光色調下,男女的愛情在一片冷冽淒迷中如逢慾火;一對兩肋插刀的拜把兄弟,在這無情的世道之中掙得被看見的一角,刀光劍影之際,更將心中的一股衝勁在陣陣亂鬥之中全然釋放。愛情錯過,友情走過,留下一段可歌可泣的小人物故事。

timg.jpg

(圖片源自於百度百科)

 

片名 : 旺角卡門 ( As Tears Go By)

上映 : 1988年

導演 : 王家衛

主演 : 劉德華、張學友、張曼玉、萬梓良

主題曲 : 林憶蓮〈激情〉、劉德華〈痴心錯付〉

片長 : 1小時42分鐘

語言 : 粵語(原聲)、國語(配音)

故事內容 : 維基百科

旺角卡門(粵語版) : 點我前往騰訊

P.S.本站電影文章一律以原聲為主,所以香港電影也會以「粵語」為主軸,而國語版本的音樂和台詞則予以補充之用。

 

劇情大意

阿華(劉德華飾)和烏蠅(張學友飾)是某黑社會社團的成員,阿華是一個精明能幹的社團幹部,做事俐落,為人重情重義;而烏蠅則四處闖禍,卻也不失一股傲氣,不過卻常常要大哥阿華幫他收場。

另一方面,阿華與自己的表妹阿娥(張曼玉飾)相戀,本以為可以就此金盆洗手過上平凡的日子,但由於烏蠅又與死對頭Tony(萬梓良飾)結下樑子,阿華為了烏蠅,使阿華與阿娥不得不被迫分離。

在兄弟情義與男女愛情之間,阿華、阿娥與烏蠅的故事就這麼地寫了下去…。

獎項及影響

「旺角」一片是知名導演王家衛的處女作,也是其為人津津樂道的代表。榮獲了金像獎中的八項提名和兩項獲獎,包含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美術指導以及最佳電影配樂。其中拿獎的是最佳男配角張學友(烏蠅)以及當之無愧的美術指導。

此部電影對許多當今我們所熟知的大牌明星可謂功不可沒,除了導演王家衛本身獲得無數的肯定之外,旺角卡門也奠定了片中主角們未來演藝事業的基石。它使劉德華的演技終於備受肯定,突破以往被認定不專業的形象;而張學友在戲中維妙維肖的古惑仔形象也將它推往更高的層次,在當時可謂前途不可限量;至於張曼玉則憑藉該部作品成功脫離以往大眾對它的花瓶印象,為它後續的經典文藝作品,如「滾滾紅塵」、「花漾年華」、「青蛇」…等鋪出了一道康莊。

本片風格&拍攝手法

以MTV手提式攝影的技巧,搭配本片充滿奇詭氣氛的「藍色系冷調」作為重點片段的主軸藝術呈現,兩者相輔相成共構了「旺角卡門」令人難忘的經典。再依據不同的劇情,輔以「Slave to love」該首歌經改編加工後的前奏來鋪陳,使得許多微妙情調的幾場戲,能夠在冷色系與精釀的背景樂中,透過視覺與聽覺的交融,不須一字一句,就已將不易言說的氛圍一絲一毫無遺地渲染,真情流露。

其中幾場溢於言表的愛情戲,則以林憶蓮的「激情」、劉德華的「痴心錯付」在恍惚閃動的拍攝下,淋漓盡致地揮灑當中只許音樂傾吐的心聲,交雜著愛慕傾心和忐忑不安,兩人之間不見未來的冀望,盡在歌手情深款款的一唱一和中,緩緩流瀉。

無怪乎,除了享譽盛名,成為香港80年代首屈一指的翹楚之作之外,「旺角卡門」更是為後世影迷留下不少讓人一再回味的經典橋段,難以忘懷。

p.s. 國語版歌曲是王傑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以及「忘了你忘了我

打架 藍光 手提式攝影.jpg

充滿殘影、晃動、藍光的拍攝手法是本片一大特色。

阿華 殺人 臉部特寫 流血 藍光.jpg

這一幕特寫阿華殺氣奔騰瞪大的雙眼之間流過一線鮮血,藍光相襯出一絲冷酷中滿腔憤怒的暴力。

經典名言

阿娥:「你唔好講第二次呀,講第二次收不番喇。 

烏蠅:「我烏蠅寧可做一日英雄,也不願做一世烏蠅。」

烏蠅:「 係呀,今日我喺呢度賣魚蛋,聽日我喺中東賣飛彈。

NEW 烏蠅 中東賣飛彈.jpg

烏蠅一出口,無人及手 ! 賣魚蛋講到賣飛彈XD

角色刻劃

烏蠅

一個沒有能力,膽識不足,做事吊耳啷噹,只會惹事生非的古惑仔。時不是就下巴凸出、趾高氣昂的東扯西扯幾句廢話,一整派頭的玩世不恭,走路顛簸踉蹌,是個標準的「爛仔」。

然而讓人萬分讚嘆的是張學友將這角色臨摹得如此活靈活現,尤其是電影中後段,隨著遭遇改變而更趨「硬朗」的脾氣,將潛藏在烏蠅中的那股不羈於世、不願低頭的本性體現地十分精準到位。尤其,在與Tony貪財卻又不要自尊的強烈對比下,它一身不死的傲骨更是令人激賞!

就算被大哥阿華要求轉正行去賣魚蛋,他依舊無法接受人家稱他「魚蛋佬」,雖然做人做事馬馬虎虎,他心中不曾看低自己,不願就此屈就一身爛命,死都要顧及面子,要證明給別人看自己是一個「夠薑」、「夠狼」的古惑仔。
p.s. 「夠薑」: 夠狠

NEW 烏蠅 深藏不露.jpg

烏蠅,一個不成熟的古惑仔,還敢說「深藏不露」,看他前半段這幾幕還真是娛樂效果十足。

阿華

劉德華飾演的阿華是烏蠅的老大。十足重情重義,那怕烏蠅到處留債,阿華始終「撑」他。做起事來魄力過人,小弟收不回的債數,他一出面就拿酒瓶直接砸頭,馬上拿回該有的面子和債款;小弟還不起的債,自己背上身,義無反顧;小弟被Tony打得半死,二話不說,單刀直入虎穴。是一個年輕有為的社團骨幹。

而感情生活,卻是猶如他的住所一般的家徒四壁又隨心隨意。一開場不久阿華就對她的前女友講明:「你想結婚,想賺錢就不要跟著我。」光這句台詞、破爛的房間和他所從事的工作,不難猜想當阿華的女人僅有的那般提心吊膽和漫長等待,簡單說,他就是一個將兄弟生死至於伴侶幸福之前的浪子。

此外,後來對於戲中由張曼玉飾演的表妹兼情人阿娥,除了最後允諾的安定之外,幾乎常常一接到烏蠅出事的電話,就匆匆離開;每每一回來就全身是血是傷,凌亂不堪。這也令阿娥懸著一顆心,我想在她心中時常出現的那種愛慕與關懷,都會被迫交揉著模稜兩可和錯綜複雜的焦慮不安吧。

Ps.「撑」: 支持 ;「社團」: 香港稱黑社會幫派為「社團」

NEW 阿華 我現在背上這條數了.jpg

二話不說就將小弟烏蠅的餘債上身。

阿娥

這是我第一次看張曼玉的電影,聽說「阿娥」也是她演過最為清純良善的角色,在充斥著腥風血雨的犯罪劇情片中,阿娥出淤泥而不染的玉女形象自然深植我心。

非常單純無邪的少女,有時一襲連身的One-Piece洋裝或者一身休閒樸素的衣著,一頭蓬鬆不特意花俏的及肩長髮,白淨透析的臉龐盡是一派的純真,時常,那烏黑的眼睛隱隱閃過一絲徬徨,帶著對若即若離的戀人的依依不捨。

阿娥 遠望.jpg

片尾這一幕的張曼玉堪稱經典 : 是一雙多麼傷心不捨的雙眸,只能目送遠去的阿華,哀,多少少女的心聲在眼中傾訴著青春未曾告訴我們的愛情秘密。

NEW 阿娥.jpg

多麼自在的一幅微笑,那是鄉村少女對心儀的男人最真誠的回饋。

感動橋段

華仔與阿娥

-失戀迸出藍色火花

剛分手的阿華,爛醉如泥撞進門,嚇醒了熟睡中的阿娥。此時,陋室內淒迷著深夜冷清孤寂的藍光,背景響起了前面提到「Slave to Love」的加工前奏,沉澱了更深一層的陰鬱。兩人彼此對坐,阿娥釋出的關心完全融化不了阿華痛徹如碎冰一般的心。

忽然,一句不經意的「你是不是失戀啊?」讓阿華難以掩蓋突如其來的惱羞和憤氣,看似狂怒粗暴,將阿娥抵在牆邊說要趕她出去,卻也無意中擦出了兩人微妙的情愫。音樂持續拉扯著此幕的迷亂,阿華在床頭任煙霧飄緲著他的失意和頹喪,外頭的阿娥則在沙發上隱約探頭,試圖去同感表哥的憂傷,卻只能帶著一絲驚嚇、憐憫和尚未清楚的感情上下飄盪。

NEW 表哥,有什麼事嗎.jpg

停在此處,兩人對坐,阿娥的關心絲毫無法撫平阿華痛失所愛的悔恨。

張曼玉的忐忑.jpg

張曼玉將阿娥應有的畏縮和驚恐都一一沉澱在那張本應靦腆的面容上。

NEW 扔你出去.jpg

酒醉中阿華的一股惱怒和衝動將兩人緊緊定在這令人不安卻又飄著一絲捉摸不透的幽愫。

-漸趨靠攏的初心
一早清醒,兩人在飯桌閒言的幾句,阿華一句「今晚同你出去走走」,一股清雅的背景配樂又悠悠吹送上來。傍晚,兩人明明只是要上街散步,畫面中卻不難看出好似一對初戀情侶,雖非穿穿金戴銀、濃妝豔抹,但彼此都打扮得超乎表兄妹間會有的體面。

鏡前的阿娥入神梳妝畫唇,一派樸雅;房外的阿華,一身漆黑皮衣豎領,頭髮整齊中飄逸著瀟灑,一支菸把玩在手、吞吐在口。

門悠然而開,半响之間,兩人定神凝望。「可以走了嗎?」「好了」簡單兩句,卻是一種漸趨靠攏的心心相映。

快點吃啊,今晚我同你出去走走.jpg

這一場戲很可愛,為接續的情愫鋪著一分輕鬆。

門縫中的阿娥.jpg

這門牆之間的縫隙,撥開了阿娥的第一道心防。

劉德華門縫中抽菸.jpg

門縫中望出去的是過度瀟灑的阿華,支菸隨手,皮衣豎領,側傾在牆。哪個女孩不為之瘋狂? (我都瘋狂了...)

-大嶼山的激情 (粵:林憶蓮-激情;國:王傑-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畫面上選轉中的一捲帶子唱出了林憶蓮的「激情」,同曲異詞的浪漫步調,是取材自1986年湯姆克魯斯的成名電影Top Gun中後來家戶喻曉「Take My Breath Away」。

差點錯過彼此的一幕,阿華倏然衝出,拉著阿娥的手往電話亭奔了過去,裏頭兩人激情擁吻。此刻,又是那麼恰好以MTV手提式來營造畫面,一動一靜、閃爍模糊間,混合著本片獨有的冷系藍色調,原先隱晦的暗湧都在此刻氾濫,停不住的激情淹沒了彼此對這禁斷愛情的渴望。

但這裏的藍光不是用來呈現詭譎和陰森,而是極為巧妙地反襯,在黑夜中的電話亭裏,色光由冷藍色漸趨發白發亮,將這不被允許的愛情在黑夜中的撲朔迷離中白熱化,兩人原先不清不楚的暗戀在這一刻終於明朗,是一種超脫理性的解放與昇華。至此,只剩下兩人獨處的小小世界,也為觀眾留下了令人難忘的一場經典。

NEW 阿華拉著阿娥.jpg

阿華一勁兒衝出拉著差點錯過彼此的阿娥像那電話亭衝了過去。

電話亭裡擁吻 藍光.jpg

電話亭裡昇華的激情擁吻,將兩人原先只能窺探遠望的心牢牢地綁在一起,繾綣纏綿,緊握此刻的「終於」。

-離別 (粵:劉德華-癡心錯付;國:王傑-忘了你忘了我)
原先有意退出江湖的阿華,為了烏蠅,他不得不回去九龍一趟,必須短暫與阿娥分別。這一場戲是以平靜作為前調,然而等阿華搭的那班公車真的關上門啟動後,劉德華的「痴心錯付」又令人糾心地被那沉沉情深的嗓音給震懾與束縛,將如我一般感性癡情的有心人,硬是僵杵在寂靜的空房裡,熟悉著那似曾相識的悵然若失。

離情依依,含情脈脈,畫面停駐在張曼玉演技純熟的那張純真面容。一個羞澀的鄉村女孩,在鏡頭前流露出相戀不語的期待與忐忑,又在被迫分離兩地時,於輾轉切換的畫面中對望,一幕華仔,一幕阿娥,反覆穿梭中的尋覓,只能找到心中早已是千百般的來回波折。留下阿娥癡癡地遠望,潸然流下那一滴屬於少女的初心盼望。

這一場戲應該跟林憶蓮的「激情」那一段難分軒轅,都是淒美中的淒美。只是由於粵語版和國語版的歌曲不同,呈現出來的氛圍也相當大相逕庭。而不論哪個版本,這一場戲都讓我的心頭上纏繫著更多的糾結和不捨。因為阿娥自己知道,阿華大概是回不來了,但卻無力能挽回,只能無奈地讓那輛公車消逝在盡頭,無情地消逝在你我的盡頭…。

阿娥 滴淚.jpg

只能癡癡凝望遠離的公車,心裏的萬般不捨仍然說不出那句來不及的挽留。

阿華 公車上 墨鏡 抽菸.jpg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安定過活的阿華,卻為了惹禍的烏蠅,只能隱隱將阿娥的傾慕與愛戀收束在機會渺茫的下一次相見,唏噓傾吐著訴不盡的一番白煙。

烏蠅與阿華

轉換來到阿華與烏蠅,兩人在電影中那是最單純的稱兄道弟,幾乎沒有多餘的冗慈贅字,也不如現代文藝作品細膩雕刻的情感流瀉。只是以八零年代最直接、最灑脫的「義氣相挺」將烏蠅與阿華兩人的剽悍、英勇、魯莽和情義一刀一棍鮮血淋漓在觀眾面前,就是這種大辣辣的純粹情感才會重擊在我胸口的那份對黃金年代的嚮往上,也才使得我對八九零年代是如此地癡迷。

而以下有幾幕就特別要與各位分享

-烏蠅與阿西坦白
這一段,我思慮甚久,是否要寫,因為字數的原因,但最後我依舊秉著最強烈的感動,我寫。

就是這一段,我掩不住那直情的同感與共鳴,衝出宿舍去買了一罐海尼根才肯繼續播下去,甚至還稍微回頭重播,僅是為了讓酒精給自己略微催化,更投入張學友精湛演繹下的烏蠅。此時此刻,是他終於可以在自己的小弟阿西面前真真正正抬起頭、挺起胸的一次!

烏蠅在此之前,從未拿過安家費,混不出什麼天花龍鳳的名堂,總是被人一腳踩低。然而,今日今晚,他下定決心找社團的龍頭老大-阿公。 (香港的「阿公」除了稱自己的爺爺之外,亦對黑社會的老大尊稱「阿公」。) 烏蠅自動頂下這個九死一生的任務,也順理成章手上終於有了一筆錢可以做番事業了。

秉著這個臨死的勇氣,作案的前一晚找上了唯一的小弟阿西--也是唯一一個會稱他「大佬」的兄弟,他將一部份用命換來的現金塞給阿西,要他好好地將之前在天台上寒酸的那一場婚禮筵席重新辦過,這次要妥妥當當,要風風光光,千萬別讓婆家的人看不起。而這一次烏蠅又強調大哥允諾的一定說到做到,一言九鼎。

說著說著,下半場的戲,倏然,烏蠅的情緒急遽上升。尚未殺身成仁但早已堅定的決心和志氣流竄在他沸騰的血液中,翻滾在他瞪大的雙眼裏。同時間,又是本片一貫的突兀奏出帶有哀怨和淒涼的背景樂,相相反襯著接下來的一段自白。

他忿忿坦露:「我知道,以前在你心裡,可能會小看我」、「是,我是值得被人看低。」抽了口氣,一股重振的尊嚴躍然於他青腫的面孔上,再振振說道:「但過兩日,你看報紙、看電視,你就知道你大佬不是莫薑/莫姜(孬種),我夠資格做你大佬有餘!」

此時的他,又再一口的啤酒,眼上泛著一絲曾經的不甘心和當下那股久違爆發的焰氣和出口的承諾。但霎時間,這氣勢又慢慢收斂,最後則略帶笑容地輕聲一句:「記得告訴別人,你今天有個很勁的大佬,記住啊!」

這一場戲將烏蠅那種一世只能「訓低」(亦同「低頭」)的憤恨不平,無遺地盡展盡露,從這一段一開始「義」氣風發地貼錢給小弟說辦好酒席的威風,跟著突然趾高氣昂的情緒湧出心口,最後又漸漸平息,只要阿西記住老大烏蠅今晚是夠資格當他大哥的就好!

張學友栩栩如生地在表情上、舉手投足間和遲遲醞釀的神情中,一陣一波卻又一氣呵成地把一個不上不下、爛命一條的古惑仔心聲,參雜著忿懥、淒涼、不屈不撓和頂天立地的男子氣概,十足十添、不遺餘力地生動詮釋。眼前令我心跳同拍、情感同調的片段即是最刻入我心嵌的一幕,由他獲選香港第八屆金像獎的最佳男配角實至名歸呀! 這一段文字僅能闡述我百分之一心中的共鳴,一文難盡!

NEW 烏蠅 烏蠅不是莫姜的.jpg

是要醞釀多久、沉寂多時才能出口這麼一句啊 !

我夠資格做你老大有餘.jpg

上面這兩句,我完完全全可以體會烏蠅當下那份終於堂堂正正挺起的胸膛。

-烏蠅 : 一吐悶氣
而後,在烏蠅拿完安家費後,先是去TONY的場子「大顯神威」,原以為又是一貫的虛張聲勢,沒想到這次直接拿槍頂著他的頭,讓貪生怕死的TONY在手下面前大出洋相、跪地求饒,以洩以往被欺壓的心頭之恨。

這場戲,張學友更是將前半段烏蠅外強中乾的虛勢,完全進化成一種拿著性命賭上桌的囂張猖狂,在萬梓良面前毫無收斂地放肆。

打我啊 烏蠅 tony.jpg

張學友將蓄積已久的憤恨完全用這般傳神的倉狂去展威。

多謝烏蠅哥.jpg

相對之下,Tony一被槍抵住頭後就跪地求饒,反而讓Tony的小弟嗤之以鼻,再再凸顯了烏蠅窮雖窮,但有那一身不屈不饒的傲骨

-兄弟在巷弄裡的坦白
從Tony膝下拾起面子之後,烏蠅輾轉在巷弄中被阿華逮到,阿華勸他一起回大嶼山過上安分的日子。這一段對白除了將阿華視兄弟為命的意氣本性和責任感凸顯之外,另一面更將烏蠅深埋的心聲給一語道出,兩人的感情也在這片尾有了更真實的撞擊。

烏蠅:「我烏蠅寧可做一日英雄,也不願做一世烏蠅。」、「你不要對我這麼好,好不好啊? 我還不起啊」(我在哽咽…)

阿華:「你說去我就跟你去! 以後的事我會搞定」

似乎只有在那個時代才能感受到如此奮不顧身的支持與豪氣,也似乎我非常享受在這樣的文化氛圍中,更似乎這些語句也漸漸地融入在我隨口而出的三兩句中…。只為了找回那個年代...。

我還不起的.jpg

「我還你不起」這句話讓我哽咽再三...。

只要你說去,我就陪你去.jpg

這種直落大方的說詞只能在八九零年代才能真實回味 ! (上一次感受到這類的語氣是已經是一年前,那時年過四十的機研社大學長Taco一語道出「我挺你」,今日回想起依舊非常到位、感念在心啊)

-落幕
結尾,一樣以手提式的手法呈現,幾顆子彈,幾陣槍聲,阿華為了烏蠅對叛徒補開了幾槍後,任務完成,兩人當場即被警方就地正法。

當那一發子彈穿過阿華,他頭隨即一甩,閃過一幕他在電話亭裡激情擁吻的一剎,便應聲倒地。一瞬,敲響起了劉德華的「痴心錯付」,一拍一拍的節奏重擊著恍惚錯愕的畫面—最後一鏡駐留在阿華雙眼瞪大、抽搐驚恐的面孔上,帶著悔恨與款款深情的嗓音,撼動著視覺上的怵目,為本片完美演出了最滄桑淒美的悲劇。

這一刻,我泛著淚光顫抖著,久久不能自拔。

烏蠅 最後任務 執行之前.jpg

烏蠅最後一次的任務了,這神情也透露著放手一搏的無懼。

烏蠅 中槍.jpg

烏蠅依舊是烏蠅,只成功一半就在亂槍之中不支倒地。

阿華補槍.jpg

依舊是阿華最後一腳踹開警察,對著叛徒開了最後的幾槍,但也因此中彈身亡。

最後一幕.jpg

最後一幕就停留在阿華這張抽搐驚恐的面目上,而背景就響起了「痴心錯付」一陣陣重擊我心,久久不能釋懷胸口那份傷悲。

結語

悠悠感動,絲絲陣痛。男女主角間的愛情,兄弟之間不語的那份默契和道義,在現在看來是突兀而出的配樂,劉德華和張學友「過度」生動的演繹,簡單明瞭毫無暗梗的劇情,這一切一切都是八零年代電影最佳的象徵,那麼的直接,那麼的坦白,那麼的毫無修飾,那麼的直逼心坎,八零年代末的「旺角卡門」實為一代佳作,令你我這懂得欣賞經典的後世影迷依舊能夠在三十年後的今天與歷史接軌,與時空對話,在過去的電影中留下現在我們最真摯的那一滴感動。

九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文章區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