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一篇「聖誕府城二日遊 Day1」,本篇相較於第一天跑行程的「浮光隨日度,漾影隨波流」,第二天(12/24)的我則比較細心吟味當下的心敘,邀您一起共遊。

老曼船長夜未眠 (老曼船長fb)

火車駛進駛離,旁床的鼾聲,街上偶有的喧鬧合奏著這個如交響樂一般無盡的深夜。十點半,一點半,五點半,半睡半醒中一旁錶針「Tik Tak、Tik Tak」提醒著我流逝中的休眠,提醒著漫漫長夜中那個躊躇不決、翻來覆去的我。

腦海先是浮出今天逛台南遊安平的畫面,又不時跑出未來一陣子要面對的瑣碎煩事,過一會忘懷的往事又參差其中,而各種矛盾就在我心中不斷地拉扯衝突,翻騰起落,致我難以入睡。心中也嘆息,每每面對苦差事的無奈,卻又必須拿出勇氣去面對;常常看到事情的本質,卻又迷失於對自己的不自信;時時自省吾身二三事,卻不知為何仍又被命運痛笞…。

年輕氣盛的意志卻拖行著半毀的身軀,蒼老熟成的靈魂卻駐足在青春的歲月,輕狂烈火卻燒著早已怨得無怨的唏噓。

分刻之間,一時不察。悄悄,遲來不語的昨夜,早已透進了隔日晨曦…。

IMG20171224072536.jpg

一早醒來,在走廊上望出去的朝霧壟罩著火車站和台南市區

邂逅早餐

七點,下了床去梳洗一番後,即往交誼廳尋找早點。廳中早已有二三位旅客愜意的聊天用餐,我們簡單的幾句寒暄後,我又發揮了遺傳自我阿嬤的外交功力,東一問西一答,客從何處來,又將何所往,高就在何處,何時再來訪,一個個給這麼將場子給串了起來。

其中有一位我們一開始都誤以為管家的旅客,原來是一位熱心的老曼常客,現役志願傘兵,愛好潛水與戶外運動,他當下給在場每一位初醒的旅人沖泡了一杯杯香氣瀰漫、口感淡純的單品黑咖啡。在我們一群早鳥當中,有的是來此上課進修的在職專班學生,有的是一起出遊的三五好友,有的是路過於此準備下一站的背包客,我想背包客棧就是有這麼一份「集散」的緣分吧! 來自五湖四海,借宿一宿,他日又將各奔西東,集集散散,來來去去,在旅途中為彼此畫下一個紀念的逗點。

IMG20171224073259.jpg

清晨的交誼廳內,零星的幾隻早鳥彼此交談,後方那位帥哥就是幫大家泡咖啡的老曼常客

IMG20171224103459.jpg

簡潔的吧檯以及整面的塗鴉牆

IMG20171224103511.jpg

過客彼此留下以圖片和文字串接的旅遊足跡

臨窗寫作與長談

餐後,因為距離我和銘麒約大概中午11點多見面還有一段時間,恰好整夜幾乎失眠的我順著腦中的意念,就在我房間「4號車廂」走出來的長廊盡頭,覓得臨著窗戶的一桌,便隨心所欲的在紙上真情流露。

八九點寫作的當下,窗外壟罩著朦朧白茫的迷霧,望出去火車站周遭林立的大廈猶如伸手不見五指的神祕叢林,叢林之間分隔著彼此的心房,城市此時還是帶著冷漠的面具。

直到我完成到一定段落,恰巧碰到旅店中唯一的外國人,她其實在昨天我們尋訪古蹟的途中都有遇到,所以剛好有些印象,加上我對每一個走過面帶友善的男女都會簡單的微笑和問早,而她就這麼剛好也問了我是否通英文,這一問就讓我們在這車廂外的一隅促膝長談了一小時多。

我們聊了一下彼此的國家、文化和旅行的偏好,她是一位荷蘭人,在醫療相關領域的公司中擔任專案經理人,剛好遇上為期兩周的聖誕假期,於是她選擇了台灣。平時的她愛好健行,過幾天準備要去登玉山,不過由於有些突發狀況目前仍有變數,期望她最終可以如願以償。談話中,漸漸地都市叢林中的層層迷霧被展露的冬日陽光給穿透驅散,那光也透進了我們的心房,為原本簡單含蓄的問候增添了幾分暖意。

在我眼前的她是個跟我前女友一樣嚮往自由自在的獨立女性,我想這麼樣的女人似乎時常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或許每一次的旅遊總會特別容易邂逅她們,以往的我總將妳們的獨特當作我們唯有的共同,沉思後的我只能視你們為人生途中的好友,我們共享的獨特是友誼的瑰寶,但絕不會是愛情的鑽石。真的很特別,一個短暫駐留的巧遇,卻使我喚起心裏的聲音,發現了共同的不同。

又是一個難忘的早晨。

IMG20171224080933.jpg

剛開始只是想簡單紀錄幾句話,比較多是神遊在迷霧間

IMG20171224101033.jpg

朝陽漸露,不久後開始文思泉湧,便拿出了專用稿紙來發揮囉~

IMG20171224101541.jpg

準備下樓Check-out前在走廊探頭俯瞰的站前風光~

IMG20171224103204.jpg

我對角落情有獨鍾,寫作的這一隅當然要記錄一下

IMG20171224103216.jpg

這裡的客房都是以「車廂」稱呼唷~

IMG20171224103223.jpg

最後下樓之前,捕捉灑在「車廊」上的溫煦

度小月擔仔麵 

談話結束後,收拾行李準備到樓下的火車頭與銘麒會合。午餐,我們搭公車到赤嵌樓附近的「度小月擔仔麵」,這一家店昨天就有看到,但今天才有機會試試。雖然是連鎖店,但是在台南別有風味,對我而言,這一家也是我目前吃過最合胃口的擔仔麵。

肉燥的味道如騰雲駕霧般穿梭在麵條之間,香菜漂浮點綴著淡淡香氣,送入口混在麵條和肉燥中,清香飄散,不會過鹹或過淡,真是恰到好處。一旁的蝦子、滷蛋和貢丸沉穩地等候下一口的接待,十五分鐘的光景,店外車水馬龍,喧鬧著年度的繞境活動,隔著街就是赤嵌樓,艷陽高照這古色古香又人聲鼎沸的台南,冬天溫暖舒服不燥熱,中南部果真為寒流避冬好去處。

飯後一小陣子走在街上,五臟廟又鑼鼓喧天,只好又在沿路的小吃店找了一碗「肉燥飯」。這碗飯特別的很,永遠令人食慾大振的肉燥就不說,簡單的小黃瓜切片不知淋上什麼名堂的汁,酸甜三分,搭上必要的香菜,可謂巷弄中平價的極致小品啊!

IMG20171224114541.jpg

度小月擔仔麵

IMG20171224114541.jpg

十分合我胃口的擔仔麵

IMG20171224120508.jpg

後來尋覓的肉燥飯,酸甜三分,特別入味

再訪「神農」,悠渡「聶樓」(聶樓fb)

因為今日真的精神不繼,加上銘麒也無法再多走,所以我決定下午就是慵懶行程,我們又再度回到了「神農街」這條靜謐的巷弄,意圖尋覓一個僻靜的小花園來慢度午後時光。

果真在絡繹不絕的街邊,不經意地邂逅了一間名為「聶樓」的咖啡屋,面向大街的外頭是幾扇刻著歲月痕跡的古色門窗,推進了門,眼前是一片難以言喻的衝擊。兩面稍顯斑駁的磚瓦牆面流瀉著時光,牆上卻懸上了幾幅或說色彩分明或說神態迥異的前衛藝術作品,在搭配一旁簡約風的書本陳列架上,桌椅是古典與現代的交錯縱橫,古韻中滋養出獨特的新穎,完整的體現了一種衝突美感,令人耽溺沉醉其中!

接著,一杯咖啡,一杯奶茶,聊及是非,談著趣事。許久不見的老友對上沉香多時的故事,小屋內我們是給沖泡出了一壺友情的淡茶,細細品味。

旁桌來了一群父母帶著小孩,頓時間寧靜不再屬於這空裡,剛好一陣子後,外頭僅有的一桌給空了出來,我們就順勢給換了過去。不換還好,一換不得了,換了才知道何謂「隱身巷弄中的一隅」。

幾乎純木製的桌椅是那麼閒愜得隨地而生,附近一小桌上陳擺了幾盆小巧別緻又慵懶的植株,前方是一顆婀娜的小樹盪著一隻雀躍的鳥啾啾地叫著,地上則處處可見盆盆綠葉,一旁矗立著一面諾大的直方鏡子,再往更裏邊探,目前是一個名為「療癒波流」的木傢俱及繪畫創作展。

冬陽斜照的午後,在台南是有些過度熱情的暖意,但那風卻微帶沁涼地徘迴在這小小天地間,輕撫上我兩疲憊的臉龐,我是真的有些半睡半醒徜徉在如此詩書琴畫般的幽蘭雅境中,時不時說上一些故事,時不時聽上些奇聞。府城冬日的下半天,我醉了一半。

不過後來繞境的鑼鼓喧天劃破了天際原先的靜,我們只好提前往火車站的方向移動,一路上摩肩擦踵、熙熙攘攘,讓我重新認識了台南道地的文化習俗。

沒多久,我就跟銘麒道別,坐上往新左營的火車,準備去接黑皮叔叔退伍啦!(雖云叔輩,其實是因為上一代的輩分差距,實際上他只大我四歲唷!)

IMG20171224150121.jpg

斑駁中帶有古色古香的「聶樓」門面

IMG20171224125730.jpg

室內全景圖,古韻盎然中染著前衛藝術風~

IMG20171224125215.jpg

畫作很詭奇的融入在簡約的書群書架中,是一種微妙的和諧

IMG20171224130620.jpg

麒麒的招牌微笑外加一杯奶茶、一杯咖啡

IMG20171224133726.jpg

遷到戶外區的唯一的一桌,格外清幽。

IMG20171224133858.jpg

一旁桌上的盆栽們

IMG20171224143325.jpg

一隻與我們共度午後時光的鸚鵡

IMG20171224143403.jpg

「鬱鬱波流」創作展,有家具、有繪畫,我們只有簡單晃晃~

IMG20171224150600.jpg

盛大的廟會活動,「大人物」出巡囉!

桃子哨口

這一趟旅程從桃園到高雄,就是為了接黑皮叔叔,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南下半個台灣,可能是因為從小到大是他護著我長大的吧!總之,當我知道他當了一年憲兵終於重見天日,我沒多想就應聲下去了。

哨口前,冷冷清清,幾盞燈盡忠職守地孕著暖光,等候著黑皮出營。等了約半刻鐘去了,總算是給等到了他坐著機車出哨,他一臉略掩不住出籠般的喜悅浮現。唉,我想也是啦!

坐上同樣久候在旁的計程車,叔叔是那司機的熟客,兩人車上有說有笑還停路邊買檳榔,根本是一對寶,南部人獨有的熱情和道地的台語溫暖了二十分鐘不到的路程。

IMG20171224180520.jpg

左營-桃子哨口前的一條長路

接續,我們在高鐵左營站買了便當就搭直達台中的列車,再轉區間回彰化。在新烏日高鐵站等區間車時,我們站在颼颼冷風的月台上,我椅著台柱,豎起皮衣外套的領子,搓著風吹冰冷的雙手,聽著北風中的他,吞雲吐霧著一年來的故事,談到彼此的過去,望著飄渺的前程。時有時無的對話串起了回憶,幾年光景而已,身旁這位小時候還在泥巴上開玩具挖土機的叔叔,已經在菸霧中思索將來的工作和路途,曾幾何時,那個小跟班的我也半迷半惘地看向月台軌道的盡頭,不出口的心聲是這一夜最悶騷的嘶吼!

隨著火車駛近,這趟旅程也近尾聲,明日一還得回中壢呢。還是得坐火車,但仍舊懷念騎機車回家回校的西濱和台三,有點遠,有點累,但比不上記憶的遙遠,更比不上力不從心的無奈。

在整流罩和分離把後的我,習慣了的是熟悉的歸途,期盼重生後坐上NSR再度長途跋涉、追著80年代青春的日子。

夜深了,睡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文章區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