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左手骨折開刀

地點 : 彰濱秀傳

開刀日 : 2018/1/25   

完稿日 : 2018/2/2   

發布日 : 2018/2/6

原因 : 車禍 --> 「東眼:下山仆街的車禍(2017.11.17)」

車禍而致韌帶受傷的左手腕是在一月中後期回診才檢測出是「舟狀骨」骨折,因為中壢那邊診所轉診推薦的外科醫師在一月底以前都是預約額滿的門診,於是乎我就選擇回到中部先找陳武昌院長的「上禾骨科診所」,之後再由院長幫我轉診至他一手扶植創立的彰濱秀傳骨科,找陳威仁醫師。

所以行程是禮拜一(1/15)在中壢看完「合健骨科診所」,禮拜三返家,禮拜四去台中找「上禾骨科」,下週一(1/22)去彰濱秀傳門診,週三(1/24)辦理住院,週四(1/25)開刀,週六早上出院,報告完畢 !

IMG20180126075234.jpg

手術後的樣子

彰濱秀傳

位於彰化鹿港沿海一代的彰濱工業區,相較於其他醫院,彰濱秀傳永懷更多人文藝術的氣息,包括設有人文博物館、定期展覽…等,一樓大廳進門左邊義美、右邊是85度C,中間橫著一架鋼琴自主地彈奏,且美食街和大廳都設有特色商店,美食、服飾、伴手禮樣樣不缺,稱得上是「觀光醫院」。

週三一早,我就去辦理住院。首先是基本的文件填寫,接著就是X光、心電圖、抽血相關檢驗,不過由於當天似乎「房客」眾多,住院服務中心有點吃不消,因此我足足等了兩個小時多才等到我的雙人病房(健保補助後,再加上1400自費/天)。

空閒時間,我讀著從家裡書房覓得的兩本散文集,一本是1988年出版宋雅姿女士的「坐看雲起時」,另一本則是1994年出版劉墉的「衝破人生的冰河」,前者多以佛家的故事來深入淺出許多人生的道理,後者則是劉墉以極短篇小說的形式,每一篇故事都告訴著讀者一些生活上的心緒點滴或者所感所想,兩本皆分成許多篇章節呈現,三四頁就一個故事,寄寓其中,點綴生活的小品文卻也不時鋪敘出窮盡人生的真理,相關的讀後感有機會的話將會在日後另做文章,敬請期待。

而大約中午一點半左右,我就被引領到我的病房539-2,這才算是完成住院程序,下午三點多與在外頭奔波百忙抽空的老爸一起去二樓麻醉科與醫師討論麻醉事宜,之後便一直看書直到晚上家人來探望、聊天。

整體而言,護理人員、服務人員多半都是和藹可親的,而我主治醫師的助理護士更是親切體貼又漂亮,年不過三十是肯定的,使我的心裡多少舒坦些。實話來說,我22年來第一次住院,第一次開刀,又全部自己包辦,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忐忑,護理人員的專業和態度自然也就影響著病人的內心感受,只能說謝天謝地,我遇到的都算是出色的護理人員,非常幸運。

IMG20180124172603.jpg

窗戶因為海風的關係挺黑的,倒是這夕陽讓我有些滄桑感~

IMG20180124165959.jpg

尚未開刀前還是會多少寫點什麼...

禮拜四(1/25) : 開刀

週三晚上十二點後不得進食、飲水,開刀當下需家屬陪同。

週四早上十一點半我躺在手術台上,著一件單薄的手術袍,室內溫度極低,有一個吹送熱風的管子在襠下,這是麻醉前的狀態,麻藥一注入不出三到五秒立即昏睡過去。

再次醒來,左手已是一大包的石膏,努力望向腰部,果然還是取了骨盆的骨頭來填補舟狀骨斷裂的縫隙,所以腰間骨盆那邊也是一塊敷材,並從中拉出一條充滿血液的引流管至集血袋用以收集廢血。當下口乾舌燥,帶點暈眩,左手因為要加壓止血所以彈性繃帶綁得很緊,所以手麻得很不舒服。仰視天花板,蓋著被,是在恢復室中等候清醒。

原訂二至三小時的手術,沒想到我醒來已經過了四到五個小時,清醒當下是下午五點多鐘了,好像是多了將近一倍的時間呀!

不多想,過了不久,就被送回539病房,靜養片刻。直到我想欲起身才驚覺不易,骨盆處特別的疼,喉嚨依舊不適,左手仍然麻得不醒人事,全身痠痛虛弱無力,想去廁所幸好有老三攙扶我才走得到,短短不到五公尺,顛簸踉蹌;進了廁所,一撇又發現尿道灼熱(應該是不習慣導尿管的原因);接著好不容易走回床邊,發現要躺上床也是得費一般功夫,左手自是無法動作,左腰使不得力,集血袋和點滴都要固定好位置,左手也要墊高,下盤則得找舒服的角度去放鬆。唉,萬萬想不到一個左手的骨折最後竟然搞得如此狼狽不堪,是沉痛的一課啊!

術後(週五~週六早上)

周五早上下午,醫生和助理護士都有來巡房關切和告知相關訊息,早上護士幫我換左手的紗布我才知道我被用關節鏡開了六個洞在手心和手背,也都給縫了起來。接著終於將彈性繃帶放鬆,才讓我那隻早已陷入嚴重昏迷的小手清醒了過來。

下午,引流管終於也可以從我身體拔除,那種感覺有點像打針,而旁邊我才看到開刀的一道明顯傷口縫上了線,當我看到那條橡膠管從我骨盆抽出來、還伴有一些血塊時,只能說既噁心又奇怪。

星期六近中午時出院,意即從星期五開始到出院就都是在靜養了。這段期間無所事事,體力透支,身體好似飄零不屬於我,走路三兩步就暈頭晃腦,注意力也難以集中,書報也讀得不多,電視少看,就只能純粹呆坐放想,期待出院。

關於手術

簡單來說,左手舟狀骨骨折,施以關節鏡的方式去檢視骨頭斷裂與韌帶受損的狀況,由於斷裂的骨頭已經分離一段時間,中間一些碎片已被身體吸收。因此,選擇從骨盆開一刀,取一小塊骨頭來做填補,在用一根平頭螺絲將舟狀骨鎖起來串聯固定。手上總共六個小傷口,腰間一道二至三公分左右的傷口,皆縫線並包上醫療敷材靜候10~14天才拆線。

IMG20180118151948.jpg

圖中紅圈處即是斷裂處

IMG20180126075234.jpg

術後的樣子

IMG20180126080433.jpg

骨盆取骨頭後,從傷口拉出來的引流管及集血袋

腸胃炎找上門的家中靜養

萬萬沒想到,一整年健康的身體,出院星期六當天不吃止痛藥後便全身痠軟發痛、四肢無力、頭暈頭痛;而隔日更是雪上加霜,走沒幾步便步履闌珊、搖搖欲墜。

到了晚上十點本以為可以安心就寢時,卻上吐下瀉,從晚上十點開始到隔天凌晨五點可以說是「水瀉即通」,完全的水瀉,完全的不止;那是天女散花、遍地綻放、四處散射,且氣味完全震懾了我原本還在昏睡的嗅覺;眼看我的後門對於馬桶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當下我已無言以對,苦不堪言。(此梗請Google搜尋周星馳主演的「鹿鼎記」)

更麻煩的是,每當我好不容易在15度冷風颯颯的夜晚中清洗整理乾淨、穿著舒適,要從浴室打道回房床上躺時,卻偏偏又一股感覺直衝這後門的「玉門關」,那些「密使」可真是快馬加鞭,即欲出走,我便又衝回浴室,如此來來回回、反反覆覆了整整七次。

要知道,當下是左手石膏,左腰負傷,一經彎曲直伸又是一番「精神」與「神經」的搏鬥,筋骨痠疼,手腳不俐索,上衣下擺不便穿,冷熱交相。

這麼一個折騰萬千,一夜未眠,我早已虛脫無力,面黃肌瘦,毫無生機,好像等死刑宣判的囚犯一樣,欲哭無淚,欲喊無聲,只得任由病魔攻城掠地、燒殺擄掠,絕望佔據,希望渺茫。

料不及本是一個虛弱無助的身體乞求那一寧靜的夜晚,誰知原本的疲憊和不適只是開胃菜,後面等來的主菜是竟是那張牙舞爪卻偽裝自己的夢魘。這一夜,我體驗到了何謂「人間煉獄」,可以說我小題大作,但自己的感受最清楚,不止是全身的各種疼痛痠軟,術後的傷口隱隱作痛,寒冷的天候,不便的四肢,無助的靈魂,最後加上似乎永無止盡的長夜、不斷重複的水瀉以及希望與絕望共同演出的黑色喜劇,到底我該笑該哭呢?

隔天星期一一早,就馬上去和美市區的著名西醫掛號,先緊急處理;待身體稍微穩定後,晚上再去自己習慣的「光德中醫診所」,靠著中藥調理搭配清淡的飲食才漸漸恢復元氣,至今天禮拜五估計已經八成穩定,能說能唱,能吃能喝,能走能動,謝天謝地!

心得

想不到一個車禍、一個粗心的急診外科醫生、一個自己的掉以輕心,一連串接起來就這樣的結果,原先四處征戰的流浪夢也被迫驚醒中止,計畫全亂,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大意失荊州。

下次切記:醫療救護慢不得,一有不對勁馬上回診,且千萬要多方探詢,並且加上自己的獨立思考去作出最適當的判斷。不能只聽單方之詞,一但錯過黃金時段或誤診,未來只會付出更大的代價,而這種千金難買的早知道,咱們還是別給碰上了比較好。

此外,更由衷感謝家人的陪伴照顧、好友銘麒寒風中舟車勞頓前來的探望以及其餘親朋好友的關心,你們的心意我都一一珍藏於心,感謝你們,有你們真好!

年節將至,祝大家身體安康、寧靜致遠、一切順心!

 

完稿於2018/2/2  21:4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文章區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