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闔上雙眼的睡前 /

妳都不請自來地佔據 /

那早已看似平靜的心房 /

 

曾經充滿幸福安逸的避風港 /

因妳的離去 /

如今只剩一葉孤舟漂泊著 /

任命運的浪潮 /

拍打著我殘破的軀殼 /

漫無目的地隨波逐流 /

 

每晚的我,必定留下那一滴 /

逝去不返的情淚 /

望向指引虛幻迷光的燈塔 /

只有在夢裏 /

我曾能靠回過去熟悉的彼岸 /

而岸上的我仍在追夢 /

 


 

鄭智化-用我一輩子去忘記


「突然忘了揮別的手 含著笑的兩行淚
像一個絕望的孩子 獨自站在懸崖邊」

「曾經一雙無怨的眼 風雨後依然沒變
匆匆一生遺忘多少容顏 唯一沒忘妳的臉」

「飄過青春的夢呀 驚醒在沈睡中
我用一轉身離開的妳 用我一輩子去忘
 」

 


 

2018.1.8.jpg

今天2018.1.8的街道雨景,很合2017.12.18那時的情境

 

前奏緩緩地如窗外滴打的小雨滲入我失足千里的心,聲音踏著半怯步的節奏,高亢悲淒的音韻,唱出了第一句的

「突然忘了揮別的手,含著笑的兩行淚,像一個絕望的孩子,獨自站在懸崖邊。」

每每睡前,心其實本無雜念,但卻在闔眼前的那一霎那,她的溫柔卻湧上心頭,床頭散發淡黃的小夜燈又被我不自覺打開,像舞台劇的聚光燈打在上方那一面蒼白冰涼的牆上。白牆面上又再次浮現過去兩人的美好時光,栩栩如生,好似昨夜一樣的溫情,在一片白忙的雪地裡燃起了兩年之久的火焰,這火燒得燦爛絢麗,燒得如天地一般的永恆不滅,照耀了這冬夜裡心中滄寒的極地。

坐起身子,撥開百葉窗簾望向窗外霏霏雨絲,輕輕散落在低垂的夜幕,滴滴答答細訴著冬雨心聲,少許幾盞且白且黃的燈光顯得朦朧,偶爾有街道旁的機車和人聲應和其中,又是一個中央後街的淒美雨夜。

「曾經一雙無怨的眼,風雨後依然沒變;匆匆一生遺忘多少容顏,唯一沒忘妳的臉。」

此時半倚半坐靠著床頭圍欄,讓美麗的音律帶我馳騁在幻想中,我幻想著我在一片近海,我是一葉扁舟,不在平靜的湖邊,不在一望無際的遠洋,而是在一片最虐心的近海。天空是黯淡灰黃的風雲,在一個夕陽火燒雲般的餘暉早已被海平線蠶食的傍晚,風不算狂嘯但不平靜,嗅得到那一份失去的落寞,雨點隨著風飄零四散,海面上的浪是停不下、止不住的無盡洶湧,時把我送向岸,時把我推向海,我只能任由海浪襲上我早已如心一樣支離破碎的小木船,漫無方向地隻身漂泊!

偶而,依稀模糊的碼頭邊,迷霧中若隱若現的那是燈塔的光,好似在指引我回到甜蜜的舊夢,重溫當時第一次靠岸的擁抱,那初次的悸動總是令人難以忘懷的沉浸,無法自拔地著迷。可我知道,這明燈卻只能指出今晚流浪的歸屬和明日迷茫的航道。愈是向著光拼命滑過去,愈感受到它的虛幻,因為航向它的同時,我已漸漸失去意識,搖搖晃晃,上下起伏,到岸時,我想我已醉入那一個飄渺的夢鄉,可那裡曾經是一片純真的夢田呀!

「飄過青春的夢呀,驚醒在沉睡中,我用一轉身離開的妳,用我一輩子去忘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