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幾天是不著思緒的空白與混亂,熟悉的獨囚又如迎來寒風吹起了孤夜的號角,不間斷地讓「高明駿」那略帶沙啞的「年輕的喝采」與我一同在靜默的小套房內被喧鬧的「我獨自在風雨中」給淋遍全身,知道明天過後又是好一陣子的冷鋒與低溫,心裡有多了一分的不語。

 


高明駿-年輕的喝采

 

高明駿-我獨自在風雨中

 

心境

車禍一個月了,左手韌帶和右腳腳踝時好時壞,轉門把、拿帽子這丁點小動作就足以讓手多痛個幾天,更遑論騎單車和機車,有時候因為必要或者實在忍不住去騎Scooter的時候因為路面坑洞的起伏都還是會讓左手上下震動而痛,更別說拉離合器其檔車這過去如喝水吃飯一般自然的習慣,如今可是難如登天,只能痴痴地望著我的NSR默默地沉睡在車棚裏,或許沉睡的不是它,是我。

 

不騎車,生命中就好像缺了什麼一樣,就是一整個不順手不順心;想去跑步,卻又礙於右腳而作罷;想繼續寫作和閱讀,卻因為太久沒出門沒動動身子又提不起勁;想找人談談些瑣事,大家卻各自有各自的事,找不著的。只得任由「王傑」和「高明駿」一個孤苦悲戚的高亢、一個獨自滄桑的激昂,回聲在這小空間中。

 

靠在牆角,我想 : 失去了很多,也得到或學到了不少;我現在很是孤單,卻比多數人還懂得珍惜家人和好友;我錢也燒了不少去,到是換回了自己曾經許諾、他人達不到的夢想;大起大落一回,也十分精采一遭呀! 當下我漸漸體悟到「老子」道德經中的一部分核心價值:「有無相生,接始於道」,也類似佛家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不過由於我尚未大徹大悟,這裡就不多加贅述,以免釋錯經典、誤人子弟。

 

脫離這哲理上的探求,回到現實面,我赫然發現了一個自己目前面臨非常巨大的挑戰: 「選擇」與「自律」


我先簡略的分享一些我的故事,且聽我娓娓道來。


首先,是八月底的分手,我原訂的計畫和生活重心都被迫重新建造,於是乎我選擇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大四的我,不考研究所,不打工,不上班,不實習,我要讓自己沉靜一年,放空一年,我深知也深信: 在面臨未來職涯的選擇,不可不慎,尤其在這個資訊爆炸、追求快速而致庸碌的大變動時代,我一定得「空」、得「慢」,才有可能可以看迷霧中潛藏的真相以及在未來得以突破大環境的束縛。
 

而付出這個長久的時間代價,為的是什麼?為的是做出一個好的選擇。我至今仍不後悔我的人生,雖然發生許多事情,但幾乎從來沒有後悔莫及,是因為我盡量無愧於心的做出每一個對自己負責的選擇,並且活在當下,擇你所愛,愛你所擇。選擇的影響遠大於用心,用心的影響又遠大於努力,以下舉個自身的例子。

 

高中的抉擇 : 什麼組別? 什麼科系? 什麼大學?

選組
當初在高二高三的時候,每個人都面臨要選組、選大學。我第一個幫自己做的決定就是我去社會組。當時一面倒的聲音都是要大家盡量往二三類去選擇,因為師長和家長總是說這樣機會比較多、路比較廣,我也是跟著填自然組那時,直到有一次暑假的模擬考我發現我數學真的完全完全的無法,我一考完馬上跑去教務處要求改成社會組,還好時間還允許,否則我的高中後半生涯大概就會被二三類繁重的課務給淹沒,而那是我第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因為我看到有許多明明跟我一樣不適合念理組的同學,為了父母的期待、老師的建議而隨波逐流的往另一個方向跑,結果至今有許多的人重考、有許多人的後悔,或者後來才發現原來所謂的選擇多不一定是好事,多到後來其實大家也都不知道要怎麼選擇,毫無定性反而害了這些孩子。

 

而不選二三類的好處是什麼呢? 是我得到了更好的人文素養、社會科學的薰陶,公民課,我發現了自己善於表達與統整組織的天賦;歷史課,我至今仍非常感謝那位老師的用心讓我至今可以頻頻從過去的史料中找出人性的軌跡;地理課,讓我對於探索異地有更多的嚮往;英文課,讓我遇到我高中時期最棒的良師益友,使我不論在人生上或者英文上都有顯著的成長和成績,奠定我日後的語文基礎和人格特質。
 

此外,由於課業相較之下比較輕鬆,或者說我比較能夠得心應手,我有更多的時間去追隨我那個時期的夢想: 甩尾,我常常一兩個月就跟著當時頻繁主辦的房車甩尾比賽南北到處跑,哪裡辦我就哪裡去,桃園、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到處都是我自己流浪的足跡,而且也在那時自學學到了基礎的攝影、錄影及影片剪輯,也有機會坐上甩尾車和認識一般升學導向的學生不容易接觸到的世界。而你說這些很多同儕想要卻苦無時間去實踐的目標,就在我做了一個選擇後我達到了,對我而言,這是我人生第一個輝煌的選擇。
 

選科系

當時,我高二因為拍攝甩尾活動短片的關係,心裏向著傳播、影視相關行業去想,也有買了許多的電影、編劇、拍攝的書籍,並把握每一次的機會盡量提升自己的技術,然而後來有跟圈內的前輩了解過這個產業後,發現長期的熬夜和盯著螢幕不適合我,加上成績不夠上政大,經濟上也不允許我去就讀私校,也因此最後我放棄了這條路。
 

轉而代之,我往商學院去尋覓,我找了好久,我選擇了「企管系」,旁人不斷跟我說商學院有很多科系,要我放寬一點標準。「為什麼要只鎖定企管系呀? 多看一點啊,選擇多一點」、「財經財務都很夯很有前景啊」、「資訊管理也是時代潮流耶,很棒啊」、「哀呀,大家都是去唸完工程才去修個MBA的,你怎麼會先去念管理呢?」這些質疑或是關心的聲音我都有納入參考,但是我也給出我明確的理由。首先,我自己明確知道自己對「資訊」和「電腦」早已沒有興趣,對於計算「數字」和「金錢」不但沒興趣還完全沒有天分。而這些我並不是紙上談兵的瞎猜,而是我真的有去嘗試過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真的不適合,我才給出這些結論。
 

刪除上面這些選項,我只剩下企管系,原因很簡單: 第一,因為我寧可與人互動也不願對著數字和電腦,第二,只要上台報告就可以過關,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企管系什麼都學什麼都不精,就是這一點,讓我更下定決心,因為我就知道這個系大概不會很嚴格的要求各種作業,而唯有如此,才能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去學我想要學的東西。因為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都叫作「大學」了,就是「大概學一下」,是一個讓我們廣泛去認識世界的平台,而不是把我們的時間像高中一樣塞滿,然後出了社會才發現大學四年都花在考試和作業,卻失去了最適合尋找自己的時機,我希望的科系就是允許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彈性的安排和利用,讓我找到自己的定位,越早發現哪些事情我不適合,越早認知,可以避免日後後悔的機率。

PS.曾看過國外某知名大學的校長演講,他提及大部分我們上課學的東西很快就會忘掉了,當然有學過日後用到的時候複習會很快,但其實過來人,包含親友長輩都曾跟我說很多大學的教的只是理論、只是最根本的基礎,剩下的作業和考試有許多都已經變成傳統留下來的例行公事,教授照辦,學生照學,有沒有仔細去更新和思考教學的內容和方式呢?這個我想大家心知肚明。

 

選大學

那時我手上有兩個最主要的選擇,一個是中央,一個是北大,我選擇中央也是有依據的。一來,校園的景致符合我的草根性,我不適合住在都市裡,這點我挺清楚的,來了中央之後又更確定了。二來,中壢區玩車的人多,這也是眾所皆知。第三,企管系的助教很漂亮…好,這個可以不用列入正式原因XD

也就因此我最後就來了中央大學囉,不過以上有一些會跟我大一的校園故事略有重疊,但沒關係,雖然都是同一件事,但是因為敘事的角度不盡相同,也會有不同的呈現方式。
 

總之,現在回頭來看,也是因為選擇了中央企管,我才能夠在不延畢的前提下,好好地做好幾件事情,包括玩車、帶領社團、閱讀寫作、旅遊…等,每一件事情我因為最初的選擇,而使得我時間分配得宜,讓我可以專心的往選定的目標前進,並且完整的做好做滿,我想這也是我大學生涯比一般人來得精彩的原因。
 

我真的很感謝當時的謝尚儒,在聽了師長朋友的建議後,依照心裡的聲音,根據理性的分析判斷,感性的勇往直前,最後做了一個對自己負責的決定。就算最後走錯了,也不會怪任何人,因為始終都是自己的選擇,不會後悔。

 

大四的現在 : 自由與自律

自由是什麼?

著名德國哲學家康德曾說:「自由不是隨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自由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教會你不想做什麼,就可以不做什麼。」、「自由即自律」,這些對自由的定義,就是在告訴你「自律」才是自由的真諦! 


為何我要花一年的時間來思索我的職涯? 因為在我的生命中,常常放空才是腳踏實地的開始。然而我這樣的想法也有極大的風險,因為極大化的自由,前提就必須是極嚴苛的「自律」!

 

而大四的我,選擇了更放空的自己,會如何? 我告訴你,你將會遇到人生最強的對手,自己! 

 

放空後的自由與自律

我想多數的學生和上班族也好,除非你曾有重病或重傷必須長期休養,有時間自己深度思考,否則你的生活、學業和工作大多節奏迅速,然後不知不覺其實你會發現你的一切都是被「指派」居多,哪怕是自己選的選修課,原則上老師會指定相關的作業進度和考試範圍;哪怕是自己選的工作,公司內部還是有定期的績效和業績要去達到,逼得你會去做事,所以我們在一個團體或環境下基本上都還是會有來自團體的約束,而這是一件頗幸福的事情。
 

因為我們非常習慣的運作模式是「給定了一個任務和問題,然後利用有限的資源在時間限制內達到。」很多人看到這邊或許會充滿疑問和質疑,但是我反過來問,如果今天要你自己設定期中考的範圍和進度,自己設定作業的內容和篇幅,你能夠給自己足夠的挑戰而且如自己規劃的一樣按期執行嗎? 而且要知道,學多少都是你自己決定,篇幅也是都自己決定,唯一的指標就只有學期末時自己捫心自問自己到底在對不對得起自己的人生,有沒有浪費時間,有沒有浪費金錢,如果是這種方式,你覺得你敢奢望這種學習方式嗎? 有多人能夠如此自律呢? 這就是自由的前提! 

 

想想,假如今天,你可能在某一特定的人生階段,你突然想放空或被迫放空,當然有想法的一群人就會去開始去重新思索自己,然後接著開始有規劃,最後有了新的目標,Great ! 然後呢?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每一個設定的目標都是我們的夢想,都是我們對未來的藍圖,但是真正困難的是這中間一定充斥著許多的枯燥乏味和挫折痛苦,尤其是面對自己對自己訂下的規則,心中的惡魔特別容易蠢蠢欲動,「哎呀,規則自己訂的,稍微放鬆一下不會怎麼樣啦~」「一次而已,明天再補回來就好」當這些聲音出現的時候,我們已經在天人交戰,一個閃神就會失足千里,常常會失控個好幾天才有可能爬得上來。面對自己,永遠是最困難的一堂課,因為這個對手非常了解你的弱點,一有機會他肯定會往死裏攻,讓我們沉淪甚深,不得不正視眼前最矛盾的自己! 

 

回到自己

我自己這幾天原本有些樹立好的習慣,也都維持了一好一陣子,但卻因為一天的突發事件心煩意亂而放棄了堅守的原則,接下來幾天就潰不成軍,才會茫然的倚在床邊,久久無法自拔。如果此時,能夠有一個朋友在旁邊督促我,那會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只可惜大家都因為被指派的任務真的都忙,但假使有一天各位也有了空閒的時候,遇到這最強的對手,我想你們也很有可能會希望有一個朋友陪你一同打拼吧。

 

現在的我,仍然尚未成功的戰勝這個自律的心魔,但起碼更深層的認知和體會到「自由與自律」的問題,也正在這大道上努力地走著那艱難的每一步,期望有那麼一天,我能完全堅守自己的諾言和原則,自律而自由地走下去。

 

一如往常,我也拋出一個問題: 你是否能夠坦然的面對放空時的自己? 對自己跟自己許下的夢,守信用的將它實現? 還是也常常容易被自己給打敗呢? 這課題我們都還要修,共勉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零 的頭像
九零

舊時一隅-文章區

九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