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心裏邊可以說是驚滔駭浪、風雨交加,一整個狂亂在咆嘯,心跳得完全不照節拍,亂快一把的橫衝直撞。什麼狀況!?

說起來,都是一杯可可惹的禍,在好友功橋宿舍聊了一段時間,他泡了一杯可可,我就很莫名的的說:「幫我發車啦! 電瓶沒回充都快沒電了,我右膝蓋傷還沒好,左手不太能拉離合器!」他很可憐的就被眼前這個瘋了神經的車癡給牽動了心,跟我回宿舍去發那台NSR-2號機。

IMG20171204222238.jpg

正所謂「功橋騎檔車,一路上擋車」,啊啊啊,不是不是,是「一路超過車」。其實他沒有騎過幾次檔車,可惜交到一個損友成天要他在畢業前起碼學會騎(奇怪,這東西不就是騎去永安漁港,再騎回來就順手的東西嗎?)。於是他今晚是他第三次練,果真一出門口馬上熄火。

看一些武俠電影中,寺廟住持常向拜師的學生講一句「施主,你與佛無緣,請回吧!」我只想補一句:「帥哥,你與空檔無緣,推發吧!」

過了一會兒,功橋成功發車了,也漸有起色,慢慢的越騎越順,我就跟在後面來回走著,只為了聽見那久違的聲音。突然,某一次他準備繞回來的時候,只先聽見瞬間高頻暴衝的拉轉聲劃開冬夜中的冷風,中央路上的NSR呼嘯而過,伴著一縷白煙和熟悉的機油燃燒味蕩然飄過,望著遠去的獨特方燈畫下視覺上暫留的煞車光軌,延續著我的血脈噴張,留下遠離時的望塵莫及。

他騎了幾趟後停了下來,我覺得我需要上車一下。手是復健,心是回味。跨上了車,輕催了幾下,手突然不疼了,離合器輕輕地放了,油門也就隨之而轉了下去。乘著風,那是無盡的解脫,風在短短的十來秒解放了被囚禁在小房間裡的靈魂,一檔、二檔、三檔順勢而上,霎那眼睛突然睜大,血液竄流,突如其來的高亢猶如吳宇森經典槍戰電影中濺血的暴力美學般地激昂和澎湃,煞車減速盡情地退檔回油,「哼!哼!」清脆的兩聲補油,哇! 全身都內分泌失調似的酥麻,人生啊 !

不好意思啊,街坊們,借了你們十秒的清淨,喚醒沉睡的十天和80年代的囂狂與不羈,在沒有多久中央再也不會有NSR,也在沒有多久你們也不能回味二行程的浪漫了。

回宿舍後,一整個顫抖,無法冷靜,我終於又更深的一層的確定為什麼我要將文章放上部落格當作未來10、20年後的Database,為什麼我要做粉專,因為我想要創造一個屬於我們懷舊的1980、1990,那是個港台中外輝煌的時代,也是我期盼未來的過去 !

就這麼一杯可可,那野獸般的衝動佔據了心思和身體,紮下了心裏邊最根本的初衷。

P.S. 最後附上幾張2號機的圖,二號機也是有經過一定程度的整理,所以從最初至今有一定的變化,詳細的我日後會出一篇二號機專欄來記錄,其他像是KTR、NSR 一號機、JOCKEY如意我也都會為各自出一篇專欄寫陪伴我的演進史,敬請期待。

IMG20170313214540 (1).jpg


這是今年初當時剛收下的二號機,於是乎就給社長阿翔上去幫忙發發車囉~聽聽看聲音比較有感~XD

IMG20171114071731.jpg

最近(大四上)某一次回家之後,因為原本的FZ燈罩飛出去破碎了,因此得上泰版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舊時一隅

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